□胡勇
  絕代風華何處尋?古槐如鳳柳成蔭。
  音容歷歷逝未遠,樓臺依稀英靈存。
  一生風雲傲雄傑,百年波濤警世人。
  繁星灼灼俱黯滅,空留是非議紛紜。
  近日,在參觀宋慶齡故居之後,有感而發,寫了這首七言詩。宋慶齡故居位於北京什剎海後海北沿,原是中國末代皇帝愛新覺羅·溥儀的父親醇親王載灃的府邸花園,經過翻修改建之後,成為宋慶齡晚年的居所。宋慶齡故居既保留了王府花園的佈局,又融入了西方別墅的特點,是一所中西合璧、古今融合的庭院。
  在故居庭院的曲徑間徜徉、徘徊,只見柳蔭蔽日,古槐如鳳,尤其是宋慶齡生前栽培和養護過的松柏和葡萄更是鬱郁蔥蔥。看著當年宋慶齡喜愛的和平鴿依然悠閑覓食,使人感到宋慶齡音容歷歷,宛在眼前。從故居展出的數百幅圖片和影像資料中,人們看到的宋慶齡是如此的端莊、慈祥,似乎這位曾經的國母只是一位溫柔、嫻淑、美麗的女性。然而,當我們在大量的文字和實物中深入探究其內心世界時卻發現,在暴風驟雨襲來時,宋慶齡敢於挺身而出,不屈不撓,表現出堅強剛硬的一面。
  “文革”中,宋慶齡儘管身處逆境,卻不顧安危,盡一切可能保護關心著同樣身處逆境的人,其中包括金仲華、馬海德、路易·艾黎,還有劉少奇一家。她曾鄭重地寫信給中共中央:“中央要我批判劉少奇,我不會做的。劉少奇主席在中央工作了三四十年。今天會是叛徒、內姦?我不相信,一個叛徒、內姦當了七年的國家主席。現在憲法還有效嗎?”對於那些來自陰暗角落對她與孫中山婚姻和私生活的中傷誹謗,她引用拉丁諺語予以憤然反擊:“世間自有公正的頭腦,所以讓這些狗叫去吧!”
  在宋慶齡生命歷程的最後兩、三年,正逢我國改革開放肇始之際。1979年2月,她在寫給一位美國友人的信中欣慰地說:“民主和法制開始占上風並顯示出來……最近舉行的黨的三中全會是一大勝利。”但同時,她對當時現實社會的一些制度性弊端也直言不諱:“除非我們改善目前的幹部委派制度和教育制度,我敢肯定,我們為現代化所作的努力將告失敗!任何集體的利益都必須允許有個人的自由和選擇。”她的許多意見和建議受到中央領導的重視,並且採納於當年的改革設計之中。從這些已經公開的宋慶齡的信件中,我們真切的感到了她勇於堅持真理、不為環境所迫的可貴氣度。
  繁星灼灼俱黯滅,空留是非議紛紜。隨著時光的流逝,宋慶齡與當年一個個令人嘆為觀止的偉人、大師們一樣先後離開了人世。儘管偉人、大師們的傳奇經歷和跌宕人生一任後人品評,但是歷史終究會給出公允的結論。就像劉禹錫一千多年前在詩里所感嘆的那樣:“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
  (原標題:絕代風華何處尋)
創作者介紹

Vera Cruz

pp56ppon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