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為首的右翼勢力正加快擴軍、修憲步伐。17日,日本內閣會議通過了新《防衛計劃大綱》《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以好房網及首份國家安全保障戰略。
  本報東京12月17日電(記者 李玉川)日本政府17日召開內閣會議,汽車貸款通過了首個作為外交與安全政策基本方針的《國家安全保障戰略》和規定未來10年防衛力量建設方針的《防衛計劃大綱》及作為未來5年防衛力量建設規劃的《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日本政府通過的3份安保文件大肆渲染“中國威脅”,為日本擴充軍備尋找藉口。
  日本政府制定的首個《國家安全保障戰略》的主要內容包括:在“國家安全保障會議”指西裝導下實施戰略性國家安全保障政策;基本理念是基於“國際協調主義”的“積極和平主義”;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則”,制定適應新安全環境的明確原則,推進參與國際共同研發;強化日美同盟;強化與擁有共同價值觀和戰略利益的韓國、澳大利亞、印度、東盟各國的合作關係;加強網絡攻擊對策;培養民眾的愛國心等。在對華關係方面,《國家安全保障戰略》稱中國的軍事動向是國際社會的關切事宜,並指稱中方的海洋活動和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是“以力量改變現狀的嘗試”,要求中方剋制。
  新《防衛計劃大綱》的基本理念為“建設綜合機動防衛力”,即加強陸海空自衛隊的聯合作戰能力。主要內容包括:新建水陸機動團;引進無人偵察機;將宙斯盾艦由6艘增加至8艘;提高應對彈道導彈的整合負債能力;確保防衛能力的“質”和“量”;維持陸上自衛隊15.9萬人的兵力定員。
  2014至2018年度的《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則對新《防衛計劃大綱》的基本理念“建設綜合機動防衛力”進行了具體化。其特點是全面加強西南方向的防衛力量,欲與中國在釣魚島問題上長期對抗。《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顯示,未來5年日本的防衛預算總額為24.67萬億日元(約合2395億美元)。在陸上自衛隊新建“水陸機動團”,負責執行奪島任務;為加強島嶼防衛能力,裝備99輛比常規坦克輕、可空運並配有大炮的機動坦克和52輛水陸兩用車;為加強東海的防空能力,先行購買28架F-35最新隱形戰鬥機(未來計劃裝備42架),那霸基地的F-15戰鬥機也將從1個飛房屋二胎行隊增加為2個,同時購買3架新型空中加油機;引進17架新型“魚鷹”運輸機和3架無人偵察機;部隊編製也將修改,自衛隊將新設多個“機動師團”和“機動旅團”,離島則部署沿岸監控部隊和最初反應部隊。此外,自衛隊還將新部署4架新型預警機或空中預警機,加強警戒監視。
  觀察
  以鄰為壑 安倍將日本推入險境
  專家指出,安倍正在右傾道路上越走越遠,這種以鄰為壑、自絕前路的做法嚴重威脅到地區的安全與穩定,也將日本推向危險境地。
  臆造緊張 不得人心
  從這些被稱為“安保三箭”的文件可看出,安倍政權製造周邊威脅的緊張氣氛,為擺脫戰後體制尋找藉口的意圖明顯。
  安保戰略妄稱,中國在尖閣諸島(即我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附近等日本周邊海空域的活動頻繁,有必要對此保持關註。新防衛大綱狡辯說,中國劃設防空識別區等行為可能引發不測事態發生。
  安保戰略還提出瞭解決日韓存在領土紛爭的竹島(韓國稱獨島)的方針。韓國媒體指出,該內容反映了日本政府有意將獨島視為韓日間存在領土主權糾紛的區域。
  韓國政府對日本提出批評。韓外交部發言人趙泰永17日說,日本不顧韓國政府反覆重申的立場,不斷主張對獨島的主權;韓國政府對此深感遺憾,並強烈要求日本政府立即停止對獨島的不當主張,睜開眼睛正視歷史。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日本在軍事安全領域的政策事關日本國家發展走向,影響地區安全環境。聯繫到日本國內在歷史問題上不斷出現的各種消極動向,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國家和國際社會不能不對日本的有關動向予以高度重視和警惕。
  安倍“以鄰為壑”的舉動,不僅會引起包括中國、韓國在內的周邊的國家的擔憂,更是對地區安全的挑戰,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阮宗澤指出。
  強化軍事野心昭昭
  日本媒體認為,製造威脅論,安倍意圖煽動國民不安情緒,藉此增強軍力,併為自衛隊在未來擁有攻擊敵軍基地的能力埋下伏筆。
  新防衛大綱提出,日本將整合陸海空自衛隊防衛資源,構築“統合機動防衛力量”;充分確保防衛能力的“質”和“量”,提高防禦能力和應對能力。
  根據中期防衛計劃,日本10餘年來首次增加防衛預算,其未來5年防衛預算總額為24.67萬億日元(約合2395億美元)。日本還將在陸上自衛隊新設“水陸機動團”,負責執行奪島任務,購買新式武器等。
  安保戰略表示,日本將制定新的武器出口原則。這表明,日本已經不滿足於大量購買武器,還會積極研發新武器、擴大軍火貿易。
  日本有識之士認為,安倍政權的“軍事大躍進”會導致日本與鄰國關係日趨緊張,增加地區不穩定因素。
  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高洪說,此舉反映出日本在安倍政權的推動下,在謀求地區霸權,把日本變成一個可以進行戰爭的國家,如果他執迷不悟,繼續搞對抗,只能以失敗告終。
  圖謀修憲執迷不悟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17日表示,有關集體自衛權的討論將在明年4月後正式展開。這是菅義偉第一次代表日本政府在集體自衛權這一敏感問題上給出如此明確的時間表。
  安倍上臺後,一再圖謀修憲,修改關於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憲法解釋成為探路石。根據日本當前憲法,日本只能行使個體自衛權,如行使集體自衛權,那麼日本在與其關係密切的國家遭受武力攻擊時,無論自身是否受到攻擊,都將擁有使用武力阻止攻擊的權利,這意味著日本成為一個可以與美國一起發動戰爭的國家。
  《東京新聞》社論指出,安倍政權制定的安保戰略中提出要放寬武器出口原則,說明安倍在修改安保政策以實現自衛隊行使集體自衛權的進程上又邁出了一步。“安倍政權解禁武器出口、增強軍備的做法,脫離了專守防衛原則,讓人們更加擔憂日本將轉變戰後和平國家的路線。”
  中國專家認為,安倍在右傾道路上越走越遠,完全不顧及地區安全與穩定,通過清除掉法律上的障礙,為日後修憲做鋪墊,這成為地區緊張的誘因。
  韓國媒體認為,安倍政權極有可能在明年強行變更憲法解釋,使行使集體自衛權合法化。日本企圖跨過“專守防衛”框架的野心在文件中不言而喻。
  (綜合新華社記者 郭一娜 趙悅 陳靜報道)
  時評
  “安倍軍事學”初露猙獰
  忘掉“安倍經濟學”吧,現在是“安倍軍事學”的登場時間。
  在首相安倍晉三的主導下,日本政府17日正式決定首個國家安全保障戰略,並以此戰略為指導方針修訂了新《防衛計劃大綱》和《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
  這三份文件決定了未來5至10年日本安全保障政策和軍備整飭的大方向,堪稱日本安保政策和理念的根本性轉折。而這,也標志著危險的“安倍軍事學”正式粉墨登場。
  這份安保戰略前言部分信誓旦旦聲稱,日本將堅持走和平道路,堅持“專守防衛”理念,不當軍事大國。但是,三份文件在具體內容上則咄咄逼人,毫無和平味道,可謂“安倍軍事學”猙獰面目的集大成者。
  儘管安倍的安保戰略披上了“積極和平主義”的迷彩服,但無法掩蓋其打造軍事大國的野心。顯然,在安倍的語境中,“積極和平主義”關鍵詞並非“和平”,而是“積極”。眾所周知,軍事學術語中,“積極”意味著“主動出擊”甚至“先發制人”。
  安倍政府提出要在國內、亞太、全球三個地域空間發揮積極性、能動性,全面突出和強化日本的軍事和外交存在。由此可見,“安倍軍事學”“雄心”不小。
  比如,在日本國內,文件提出要強化軍備,提高自衛隊的“綜合機動防衛力”,確保日本軍力的“海上優勢”和“空中優勢”;在亞太地區,日本聲稱日美軍事同盟是維護亞太秩序的“公共財產”,試圖借“海洋秩序”、“航行安全”等辭藻,讓日本防衛力量更深、更廣地介入亞太地區安保格局;在全世界,日本要在維護和塑造全球的海洋、太空、網絡空間秩序中發揮更積極作用。
  為此,《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更是從“質”和“量”兩個方面全面提升日本軍事能力。按此計劃,未來5年日本防衛預算總額達到24.67萬億日元(約合2395億美元),新設“水陸機動團”負責“奪島”,購買戰機和無人偵察機,強化日美情報合作等等。
  東京還為日本今後進一步偏離“專守防衛”道路打下了伏筆。例如,提出實現日美間“無縫”協防,暗示著日本可能以協防美軍為由,打破行使集體自衛權的禁區。文件還提出援助亞太地區相關國家提高防衛能力,擴大與他國的防衛裝備和技術合作。這將最終使日本和平國家標誌之一的“武器出口三原則”名存實亡,並實質激化地區軍備競賽。
  尤為惡劣的是,安倍政權還大肆宣揚“中國威脅論”,妄稱中國用實力單方面改變現狀,企圖誤導內外輿論。毫無疑問,東京藉此將國與國之間的領土爭端“國際化”“危機化”,為實現其突破憲法限制、重走軍事大國道路製造藉口。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出台這麼火藥味十足的防衛文件,東京居然大言不慚宣稱,日本的和平道路贏得了國際社會的高度評價和尊敬,今後將更受贊賞。這是自欺欺人呢?還是心虛呢?
  全世界都想知道,“安倍軍事學”怎麼讓日本更愛好“和平”。新華社記者 馮武勇  (原標題:日本射出“安保三箭”加快擴軍步伐)
創作者介紹

Vera Cruz

pp56ppon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