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24小時民警牛文軍連出6次警
  每日甘肅網-西部商報訊(記者宋芳科)生命的最後24小時你將如何度過?是在兒孫的陪伴下安然離開,還是在病床上默默等待?蘭州市交通治安分局因公犧牲民警牛文軍生命中最後的24小時,是在工作中度過的,那天從早到晚他一共出了6次警,次日凌晨,當相伴17載的妻子得到他病重搶救的消息匆匆趕到醫院時,他的心臟卻已停止了跳動……
  搭檔
  12月3日午後,陽光透過窗戶射進牛文軍宿舍的床單上,窗臺上的綠植長得鬱郁蔥蔥充滿生命力,李啟勇警官正在房間里仔細整理著牛文軍的被單。李啟勇和牛文軍同在一個宿舍,共事5年被同事們譽為金牌搭檔。李啟勇說,牛文軍是能讀懂他眼神和手勢的人。
  9月24日,蘭州市公安局交通治安分局掀起公交車反扒風暴,牛文軍和李啟勇組成抓捕小組,深入各路公交車展開反扒行動。9月28日晚10時許,就當兩人準備收工時,突然看到不遠處有一醉漢搖搖晃晃走著,後邊還跟著兩男子一直在窺探醉漢露在衣外的錢物。有戲!就在其中一名男子將手伸進醉漢兜里時,李啟勇一個手勢,兩人迅速行動將小偷抓了個現行。“抓賊這樣的事,根本來不及商量,要是沒點默契一個人衝上去,可要出大問題。我和牛文軍搭檔5年配合就是默契,他能讀懂我的眼神和手勢。”
  由於李啟勇比牛文軍年長,像蹲守抓毒販這樣的活,牛文軍總要李啟勇先休息,讓他來守著。如今戰友的關懷還在,人卻是永別。牛文軍不幸犧牲後,李啟勇再次踏進他們一起生活的宿舍,慎重地為牛文軍點燃了一支香煙,靜靜地告訴戰友:“你放心,你家妻兒老小的事我一定會用心的!”
  出警
  11月26日上午9時23分,蘭州交通治安分局小西湖派出所接到指令,77路公交車有乘客打架,請民警立即處理。值班民警牛文軍到達現場瞭解情況後得知,由於當時車上比較擁擠,一名中年婦女和兩個女學生髮生碰撞後未能有效化解矛盾,到最後廝打在了一起。為此,牛文軍先勸中年婦女,隨後又勸學生,最終中年婦女表示願意為學生配眼鏡。大家握手言和,牛文軍放心離開。10時21分,警車還未開進派出所警情又來了,七里河華林山有兩名乘客和出租車司機發生爭吵。牛文軍到現場後瞭解到,前後有兩名乘客攔出租車,兩人都認為是自己先攔的,司機載誰,對方都不願意,沒辦法只好報警。在牛文軍協調下,有名乘客作出禮讓。
  10時53分,警情再次出現,還是出租車糾紛。牛文軍趕到現場調查,併在勸導下,乘客彼此道歉。一上午出3個警這才是牛文軍值班日的一個開端。
  下午3時15分,警情來了,一名女性乘客在公交車上丟失了一部手機。牛文軍急忙趕到案發現場處理;下午4時40分,汽車南站附近有一名女士錢包丟失,牛文軍趕到現場後,作筆錄材料開出報案證明,然後載著這名女士到火車站辦理手續。協警楊勝東說,這種事情他們經常遇到,受害人的錢被偷光了,沒錢回家,牛文軍不管多晚也要幫忙送回去。
  沒事時牛文軍喜歡和吳興平所長聊天,在吳興平看來,外表堅毅、1米82個頭的牛文軍是非常講原則的,該怎麼就怎麼,辦案據理力爭。而事實證明,有著10年法制科工作經驗的牛文軍確實具有嚴謹的法律態度,為所里公正執法作出了貢獻。
  聊著聊著時間到了晚9時39分,警情再次出現,西北新村有出租車司機和路人發生糾紛,牛文軍再次趕去處理……
  永別
  其實最後一次出警時牛文軍已經感到身體不適,但他還是堅持完成了任務。次日凌晨3時20分許,牛文軍在疼痛難忍的情況下給妻子梁漪打了電話,說他疼得厲害要去醫院。吳興平說,在去醫院的路上,牛文軍再次撥通了其妻的電話,可說著說著手機就掉了,這時大家心裡咯噔一下。到醫院下車時,牛文軍已經很虛弱,凌晨3時40分,醫生通知,牛文軍心跳停止……
  17載夫妻相伴,對於梁漪來說,丈夫牛文軍就是她和孩子的天,可當她匆匆趕到醫院時,牛文軍已離她而去。梁漪說,這幾天她還緩不過神,一直感覺牛文軍就在家裡,所以她在家裡穿上牛文軍的警服感覺牛文軍還在身邊。牛文軍走後,女兒牛夢夏在她面前強忍悲痛從未掉過一滴眼淚,而背過她之後,女兒牛夢夏把自己一個人關在衛生間失聲痛哭。
  在牛文軍的追悼會上,牛文軍最後一次出警的那位出租車司機也來了,他含淚來送牛文軍一程並後悔當時為何打電話。
  梁漪說,一切來得太突然,牛文軍生前就不愛照相,家裡連一張好看的全家福都沒有,留下了小小遺憾。  (原標題:最後24小時蘭州好民警牛文軍連出6次警)
創作者介紹

Vera Cruz

pp56ppon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